悠悠情思不可抛:相别泪千行,如何诉思念!
头条巴士 2018-11-09 00:35:10

第四章:终是相别泪千行

二人从房中出来,离去时遇到了府中管家,管家以为是家中来了窃贼,便扯着嗓子叫了起来:“快来人啊,快抓贼!来人啊~”

被管家这么一喊,院落里出现了众多的灯笼火把,家丁中,有人手拿木棍,府上的侍卫拿着明晃晃的刀剑也都赶来了,沈鸢澈有一丝的惊慌,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,他静下来的面庞像是一潭水,深不见底,让人看不出任何,又让人感到畏惧。慕府的老爷也听到吵声赶来了,“是谁这么大的胆子,竟敢来我慕府里撒野?”慕老爷说着走着,接着火光一看,那面孔不是三月前死在朝堂上的沈鸢澈么……“你是沈鸢澈?!你不是死了么?!你来我府里,拉着我的女儿,你想做什么?就不怕我去皇上面前拆穿你父子俩的诡计么!”慕老爷看到沈鸢澈身后的慕凝儿脸色更沉重了。

图片源自网络

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把小姐救下来!”慕老爷对着拿着兵器的人喊到。

“父亲,我求求你,求求你放过他,让他走吧,女儿是自己愿意跟他走的,你怎么能把他当作窃贼一般,他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啊~”慕凝儿从沈鸢澈的身后走到他的前面,不断地向她的父亲求情。慕老爷早年与沈延交好,也不过是看着沈家实力雄厚,深得皇上赞赏,如今,皇帝存心要灭他沈家,他又怎能不识趣。

“凝儿,你过来,到父亲这里来,我知道是他逼你这么说的,父亲在这里你就是安全的,别怕!”慕元向女儿不断地招着手。

“父亲,我不!”这时候,府上家丁已经开始动手去打沈鸢澈,可他们那里是沈鸢澈的对手,他曾上场杀敌,什么样的险境没见过,怎么败在此处。

图片源自网络

“我们是真心的想要在一起的,我们俩一起长大,一起玩耍,以前多好啊,你还会教他舞剑呢,父亲,您是怎么了?他是鸢澈啊,那个小时候调皮爱玩的鸢澈啊!”慕凝儿此刻的情绪也变得激动了,她知道府中的人没办法伤到他,可她还是会为他担心。

“凝儿,你快过来!你说的那都是过去的事情,今日他是罪臣,我定要抓住他,你过来,听话,你只要乖乖的,你还是爹的好女儿!”慕元哄着自己的女儿。这时慕凝儿从旁边人腰间抽出了一把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“父亲,你让我们走吧~求求你~这是我最后一次求您了~你放了鸢澈吧,您如果真的要杀,女儿替他,您要是真是铁了心杀他,女儿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!”泪水盈满了慕凝儿的眼睛,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,她的语气就如说要跟着沈鸢澈一起走一般坚决。

图片源自网络

此刻,院子里的人看到慕凝儿的举动,动作都停了下来,沈鸢澈更是被慕元气得两眼通红,看到慕凝儿这样,他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匕首在扎。

“乖女儿,好,你把剑放下,爹答应你,答应你就是,你说你想救他,我放他走,你喜欢他,我让你们俩在一起,我给你们准备盘缠,准备东西,让你们一起走,你们想怎样都可以,把剑放下……乖~”慕元说到底心里还是有他的女儿的,看到慕凝儿拔剑相逼,自己也只好妥协。他让人准备了马匹,准备了银两,拿给慕凝儿看,慕凝儿这时才松下一口气。

慕凝儿转身跑到沈鸢澈身旁,丢下手中的剑,仰着头,破涕为笑,“看,父亲还是爱我的,他答应了,他答应我们了,我们可以走了!”沈鸢澈,看着这样的慕凝儿越发的心疼了,用手轻抹去她颈间的微微血迹,那是刚刚的剑刃弄破的,慕凝儿自己太激动,流血了都不知道。

图片源自网络

沈鸢澈拉起慕凝儿的手走到慕元身前,深鞠一躬,“谢慕伯父成全!鸢澈定会好好待凝儿,伯父放心!”

“好了好了,谁让凝儿是我疼爱的女儿呢,你们走吧……哎……以后不要再出现在长安城内了。”说着给沈鸢澈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离开。

就在沈鸢澈和慕凝儿转身离开不出十步,慕元便突然转身拿起长剑刺在了沈鸢澈身上,沈鸢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倒在地上,他身上的伤本就刚好,还未来得及好好疗养,今日这一剑又恰好刺在了旧伤上,只不过这次更深,剑刃从后穿到前面,沈鸢澈低头可以看到剑刃人鲜血在一滴滴地向下落,仿佛听到了生命的倒计时。慕凝儿看到沈鸢澈的身体倒下,看到他胸口上的长剑,看到身后的父亲,刚刚有了笑容的脸变得煞白,她抱住沈鸢澈,用手捂住他的伤口,想让血慢点流,“鸢澈,鸢澈,你不会有事的,你不会有事的,你等着,我去给你请大夫,你等着我,你别闭眼~”慕凝儿崩溃大哭,被她抱着的沈鸢澈努力地抬起手臂,擦擦她流下的泪水,“傻丫头,别哭了,再哭……就……就不好看了……你还是……还是笑着好……看……”沈鸢澈的手臂从慕凝儿的脸上滑了下去,沈凝儿此刻抱着沈鸢澈,出了神似的,任谁去叫都不搭理。

图片源自网络

“鸢澈,你不是说过么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抛下我,你会永远是陪着我的么,悠悠的情思你让我找谁去诉说,你让我以后再去盼着谁?”慕凝儿说着哭着……就这么呆了一夜。

慕凝儿失魂落魄,让人找了马车,自己陪着沈鸢澈回到了沈家,慕凝儿跪在沈延的面前,不肯起来,求他让自己留下来,沈府接连多日闭门,府内到处都是哀伤的气息,几日来,慕凝儿一直呆在沈鸢澈的棺前,眼泪也从未断过,人整个消瘦了一大圈,她默默的呆着,几日不言不语。这天她终于开口了,“悠悠情思不可断,君往我随……”说着,便用头撞向棺木,慕凝儿好像又看到了沈鸢澈,她笑了,温暖动人,棺木上晕开了一朵红色的,鲜艳的花……它在尽情绽放,诉说思念。

*本文及配图均为网友上传,不代表平台观点。若有侵权行为,请立即告知我们进行下架处理。

声明:巨头条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巨头条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若侵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猜你喜欢
提交成功

我要报错

问题类型
提交问题